首頁
走進普陀
新聞資訊
佛事法會
法物流通
般若之門
普陀之家
普陀慈愛
護持捐建
聯系我們






茶禪一味


茶禪一味
茶禪一味


  茶,一直以來都被視為物質和精神合一的良好載體。

  茶與佛教的最初關系是茶為僧人提供了無可替代的飲料,而僧人與寺院促進了茶葉生產的發展和制茶技術的進步,進而,在茶事實踐中,茶道與佛教之間找到了越來越多的思想內涵方面的共通之處。

  其一曰“苦”
  佛理博大無限,但以“四諦”為總綱。
  釋迦牟尼成道后,第一次在鹿野苑說法時,談的就是“四諦”之理。而“苦、集、滅、道”四第以苦為首。人生有多少苦呢?佛以為,有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求不得苦等等,總而言之,凡是構成人類存在的所有物質以及人類生存過程中精神因素都可以給人帶來“苦惱”,佛法求的是“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參禪即是要看破生死觀、達到大徹大悟,求得對“苦”的解脫。
  茶性也苦。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載:“茶苦而寒,陰中之陰,最能降火,火為百病,火情則上清矣”從茶的苦后回甘,苦中有甘的特性,佛家可以產生多種聯想,幫助修習佛法的人在品茗時,品味人生,參破“苦諦”。

  其二曰“靜”
  茶道講究“和、靜、怡、真”,把“靜”作為達到心齋座忘,滌除玄鑒、澄懷味道的必由之路。佛教也主靜。佛教坐禪時的無調(調心、調身、調食、調息、調睡眠)以及佛學中的“戒、定、慧”三學也都是以靜為基礎。佛教禪宗便是從“靜”中創出來的。 可以說,靜坐靜慮是歷代禪師們參悟佛理的重要課程。在靜坐靜慮中,人難免疲勞發困,這時候,能提神益思克服睡意的只有茶,茶便成了禪者最好的“朋友”。

  其三曰“凡”
  日本茶道宗師千利休曾說過:“須知道茶之本不過是燒水點茶”,此話一語中的。茶道的本質確實是從微不足道的日常生活瑣碎的平凡生活中去感悟宇宙的奧秘和人生的哲理。禪也是要求人們通過靜慮,從平凡的小事中去契悟大道。

  其四曰“放”
  人的苦惱,歸根結底是因為“放不下”,所以,佛教修行特別強調“放下”。近代高僧虛云法師說:“修行須放下一切方能入道,否則徒勞無益。”放下一切是放什么呢?內六根,外六塵,中六識,這十八界都要放下,總之,身心世界都要放下。放下了一切,人自然輕松無比,看世界天藍海碧、山清水秀、日麗風和、月明星朗。品茶也要求“放下”,放下手頭工作,偷得浮生半日閑,放松一下自己緊繃的神經,放松一下自己被囚禁的行性。
  演仁居士有詩最妙:
  放下亦放下,何處來牽掛?
  作個無事人,笑談星月大。
  
  “茶禪一味”,也許可以理解為禪味與茶味是同一種興味,即茶道與禪宗的修行,是殊途同歸又相輔相成的,兩者都是著意于追求精神境界的提純和升華吧?!

  讓我們再來溫習一次“茶禪一味”的典故:趙州和尚即著名的唐代名僧從諗,因常住趙州(今屬河北省趙縣)觀音院(今柏林寺),又稱“趙州古佛”,由于其傳揚佛教不遺余力,時謂“趙州門風”。他于禪學于茶學都有很高的造詣。《廣群芳譜·茶譜》引《指月錄》文曰:“有僧到趙州從諗禪師處,僧曰:‘新近曾到此間么?’曰:‘曾到。”師曰:‘吃茶去。”又問僧,僧曰:‘不曾到。”師曰:‘吃茶去。”后院主問曰:‘為甚么曾到也云吃茶去,不曾到也云吃茶去?”師召院主,主應諾。師曰:‘吃茶去。’”

  ……

  當下,讓我們守住潔凈心、平靜心、恭敬心,以茶修禪,因茶見性、共證菩提……

浦東小普陀寺
 
Copyright © 2010-2020 上海浦東小普陀寺 all rights reserved